拼布零錢包 三少四壯集-賣書時機

中國時報【祁立峰】拼布布料

再過幾天你的新書即將出版,即便編輯與你用那種自家賣瓜攤商的審美觀,覺得它是本知識與諧趣兼具的作品,但在如今調度凜冷或嚴峻等詞彙都不足以形容的出版業現況,奢想書何如行銷何如大賣、像掀翻康寧鍋那樣熱氣蒸騰起話題,都顯得迢遠而難以企及。

面臨某產業之衰退,第一時間通常會想到什麼轉型或藍海。你本科讀的是中文系,太多學妹在出版業抽芽散葉。就你所見她們無論編輯或企劃擔當,工作之細膩紮實毫不遜於過去這行的全盛時期──朝暑暮雨的聯繫收稿校稿,假日虛擲含苞瓣瓣時光、以逆一例一休之爆肝法則,跑新書發表會簽名會、安排作家活動受訪,各種直播對談外拍抽獎巧技都用遍了。但現實就像一只不知怎麼就走慢的錶,機芯裡哪枚螺絲栓榫就這麼卡住了,整座產業鏈急凍,宛如希臘神話裡被黑帝斯帶入冥界的春神波瑟芬,此後一絲春暖景明的救贖也無。

而根據學妹的觀察,隨著賣書榮景再不如過往,這一整個世代,無論中堅或經典作家都得親身縱浪臉書之海──無論是提煉語言礦脈,鍛鍊後設技藝的世代,還是以超高頻率專欄和即時直播拚博、號召以數萬計洶洶粉絲團的世代,但儘管這些奇花如何幻美芬馥,仍不容易反應成銷量。

到底孰令致之啊?你盯著那些銀燙燙、閃熠熠的書封摺口,腰帶上氣勢磅礡的長串推拼布材料包薦人,然後想起布魯姆在《西方正典》介紹的那些霸權經典和隨之而來的憎恨學派。如果這一切都再堆疊嫁接無意義,那我們整座文明城堡是否真有煙消雲散的可能?

東野圭吾《歪笑小說》走出後設的格局,寫一悲摧主角、名號分明和他自身致敬的熱海圭介,以硬漢動作派小說《擊鐵之詩》獲得新人獎,故事設定為一獨行遊俠與黑手黨、美國中情局對幹、搶直升機的怪異情節。這本書銷量奇差,但熱海卻始終以作家滑稽形象走跳文壇江湖。若對東野作品博讀者,大概看得出來這本看似荒謬的小說貌似還有所本,就是他自己那篇爾後改編成電影、講一反核信徒綁架超大型直升機、以墜機威脅敦賀核電廠的《天空之蜂》。假作真時,這麼看那些窘迫橋段,真讓讀者笑著流淚。

如果一切行銷策略都正確無誤,那麼不如反身而行。你想到的是臉書每隔一陣子就沸揚揚一發的愛心瘋轉潮。哪一家老店攤販、布丁店或水餃行,只因出了客人填錯訂單這類烏龍,就此銀貨無訖帳對不上,而店家誤弄來一整倉庫存的食材或成品無法銷售,只好跪求好心民眾幫忙認購。新聞前往採訪時,往往還得搭一幕惹人哀憐的老嫗佝僂背影,就這麼愁苦低眉料理或包著餡料。

於是乎十百傳播,店門口萬人空巷龍馬流水。那麼將這樣愛心氾濫發酵的最美風景,作為賣書的題材或時機,豈不也頗可行?於是你勁搞搞地和擔任編輯的學妹提出你這個神鬼般的行銷卓見。

「我想到一招喔,能不能請你們幫我上臉書去狂貼,說這本書原本印量僅有三百本,但一不小心多按個零印成了三千本,如果賣不完我們都要流落街頭了,跪求網友鄉民幫忙銷庫存,功德無量,認同請分享。」只是銀晃晃反白的空格鍵在視窗裡閃爍著,學妹再也讀過不回了。



1D5FBB3DCDB2797E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